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儿格格

门前流水尚能西,休将白发唱黄鸡,谁道人生无再少,白发苍苍忆旧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是这样的一个璞玉,看似粗糙,细读才知是珍宝,嫉恶如仇,极难融入别人的生活,别人也很难进入我的内心,有点愚忠,确是难得糊涂精致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漫议拥抱及其它  

2015-04-20 14:01:5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wfxlhpy《漫议拥抱及其它》

漫议拥抱及其它

孙儿一年级的时候,有一次学校召开家长会。快散会时,班主任说了一段话。她说:“还有一件事情要和家长们沟通一下:最近一段时间,我们班的男孩子们,课间经常打闹,如果不加注意,有可能会酿出伤害事故。”班主任又说,“从表面看,孩子打闹是顽皮的表现。实际上,这是他们生理心理上的一种需要。孩子,是需要爱抚需要肌肤亲密的,当这种需要不能得到满足时,就会表现出打闹一类的顽皮行为。因此,建议家长在家里多亲亲孩子多抱抱孩子,使孩子的这种需要能够得到正常的满足。”

开过会后回家,我细细想想班主任的话,觉得有一定的道理。是的,孩子是需要亲抚需要拥抱的,需要拥抱,实际上就是需要爱。不光孩子,成年人其实也同样。比如,两性之爱就是如此。再说开去,其它的一些爱,往往也一样。

比如拿友爱来说吧,好朋友见面,是可以拥抱的,只是我们汉民族,民族的性格较为含蓄,情感表达不若西方人那样奔放。我们中国人,朋友见面一般不大会拥抱(领导人见面拥抱,此乃工作行为,另当别论):异性朋友不能抱,同性朋友呢,虽然感情很好,但如若抱拥在一起,免不了产生腻腻的感觉,而在旁人看来,恐怕也会觉得怪怪的——莫不成在搞同性恋?然而,中外习俗有异,西方人的风俗和我们大不相同。老外们见面,动不动就拥抱,动不动还要亲吻。既拥抱亲吻同性,也可拥抱亲吻异性。只是,部位尚有一定之规,比如,不包括嘴唇。

亲子之爱要拥抱,两性之爱要拥抱,朋友之情——往往也拥抱,看来,这拥抱实在是人类的一大生理心理需要。

话到此处,就说到交谊舞了。交谊舞,某种意义上就是解决这类需要的,一种适度的合理合情的发明。只是,该发明的专利权,乃是属于老外。

这种情况一点也不奇怪。汉民族,是一个比较严肃的民族,汉民族的文化传统,是严肃的史官文化。歌舞艺术不在此例,更不用说旨在推进男女交往的交谊舞了(注1)。

正因为了此种民族文化,所以,对于跳舞这类社交娱乐的方式,人们也就见仁见智,自有各各不同的见解。我的表姐,是一位风流蕴藉长于社交的美貌女子,可她在世的时候,从来不进舞场。表姐说:“跳舞是什么?跳舞,无非就是男人想抱抱女人,女人想被男人抱抱。”表姐的这番话,话糙理不糙,代表了部分人士的意见,亦含有相当部分的实情。可是在下以为,此种看法并不一定全面。至于领导干部,也有一些人持类似的思想。上世纪五十年代,沪上职工群众中,跳舞的风气很盛。可年届57,上海的主要领导易人。新领导思想左倾,放言曰:“男男女女搂搂抱抱,成何体统?”下令禁舞。于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还没到‘文化大革命’,上海的交谊舞就已经禁绝了(注2)。

然而,我记得以前有人说过,交谊舞是一种文明优雅的两性交往方式,在下觉得,此种说法有一定的道理。我不擅跳舞,但也进过若干次的舞场。根据本人观察,正规的交谊舞,男士微握女手,轻揽其腰,两者身体的接触,颇有规矩分寸。随着音乐的节奏,悠扬起舞,肢体得以舒展,心理感到愉悦,或许,这就是跳舞的意义之所在。

上世纪五十年代,在下正是童蒙时期,其时父亲在工会工作。每逢节庆,常携我们孩子去工人文化宫游乐。耳听目染,看到了一些舞会上的场景。文化大革命结束,舞禁渐解。彼时我在边疆服务,某天,忽然从电台中听到时隔二十多年的舞会乐曲,倍感亲切,思绪万千。遂联字缀句,凑就一首打油。其词云:

节庆观舞

忆昔儿时逢节中,随父常去文化宫。缭绕烟雾节氛重,彩练交织灯笼红。

猜谜博弈观者众,球台周围雷声动。轻歌曼舞丝竹声,观剧时有《宝莲灯》。

步经玻门上楼厅,楼厅别境别有情。地面琉璃滑似镜,舞乐声声催人心。

‘步步高’兮日日新,徐逐‘明月’有‘彩云’。一曲甫停一曲起,士女相邀礼彬彬。

今朝听得旧时声,若闻仙乐耳复明。 长愿国泰民康乐,‘左’氛消兮环宇清。

话题稍微有点扯远了,就此打停。前几年,我去大洋彼岸探亲,住了好几个月。于是,免不了受些彼邦习俗的影响。回国途中我揣想,今天谁会来机场接机呢?——如果是妻子,“darling”,我是会给她一个拥抱的;如果是孩子呢,“Ohmy  kid.”我更会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;而倘若是其他人来,比如,哪一位关系亲密的姨姐随同妻子来到机场。那么,根据我们的民族习惯,我是不可能拥抱她的。可这时受西俗影响的我,在现场气氛的烘染之下,说不定也会拥抱她一下。自然,那时候会加上一句社交场合的客套语:“I'm  glad  to  meet  you.

仍旧把话题,拉回到亲子的这个由头上。回想孩子二、三岁的时候,我抱着他,他那温软的小小的肉体在我身上滚来滚去,他那胖鼓鼓热乎乎的小手小脚,抓摸我的脸我的鼻,踢蹬我的腰我的背。古人说“含饴弄孙”,大概就是这样的一种境界了吧,此时此刻,我真是感到特别的快乐特别的舒坦,至今闭目回思,仍还悠然神往。现在,他比较长大了,不十分需要我们的拥抱了。不过,每逢周末假日,早晨恋窝,我仍常常把孩子拉到我的床上,温存亲热上片刻,他也仍然像小的时候一样,头贴着我的脸,手紧挽我的胸和背。这时候,我总是觉得非常的幸福非常的温馨。珍惜这个不会太长久了幸福吧,毕竟,再过二、三年,他就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少年了,需要让他独立成长,成长为一个有担当有决断的男子汉了。

 

1:此问题需考之于史。但在我的印象中,汉民族传统舞蹈,似乎仅就一个杨贵妃氏的《霓裳羽衣舞》,而且还是失传了的。因之现今舞台上,都是外国舞蹈和中国少数民族舞蹈,占据了主要的地位。

2:本节中的资料,既有本人亲历,亦参考于《上海滩》杂志2014年第一期,《解放初期的上海交谊舞》一文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